口音笑话爆笑笑话搞笑|段子

成人幽默爆笑笑话-考试作弊
有一次,社会主义经济学(简称∶社经)考试时作弊严重,黄教授义正辞严地训斥了大家,“……这次‘社经’考试,‘操’(南方口音‘抄’,下同)的现象很严重,有的男的‘操’男的,有的女的‘操’女的,还有男女互相‘操’;有的从前面‘操’,有的从后面‘操’;有的在暗处偷偷‘操’,有的竟明目张胆公开‘操’,个别人几乎把全班人都‘操’遍了。只有一个同学没有‘操’,他的名字叫‘杨委’……”ToO
显示/隐藏
成人幽默爆笑笑话-鸡巴毛跟比毛
  有位外省军官 口音很重常常说起话来让部下听不懂 有一天军官诗兴大发想题笔写几个字 便叫来副官:「给我拿'笔墨'来。」 副官马上傻了眼呆了两秒 心想:「匕毛?干嘛要匕毛?」 碍於军令如山副官也不敢多问 只好回家找妻子商量 但是妻子也没办法只好忍痛让丈夫拔了 三根毛回去交差... 副官回营路上戒慎恐惧的捧著那三根珍贵的毛 不料天有不测风云一阵大风吹来把毛都吹走了 副官一愣离营区已经很近了又不可能再回去找 妻子拔毛於是拔了自己三根毛反正鸡巴毛匕毛 都差不多应该分不出吧! 见了军官交差後 军官一见便大怒道:「我叫你拿'匕毛'(笔墨)来 你拿这什麽鸡巴毛?」 副官不由得佩服军官连鸡巴毛跟比毛都分的这摸清楚!
显示/隐藏
成人幽默爆笑笑话-不痒,我再抠
  壮族人讲普通话“响”字的发音是“痒”,“敲”字的发音是“抠”,因为口音错位,于是便有了这样一个笑话。
  有一位壮族乡书记召开妇女大会,当妇女们到得差不多了的时候,他在主席台上敲了敲麦克风,说话了:“妇女同志们,你们底下痒(响)吗? 要是不痒(响)的话,我再抠(敲)!”
显示/隐藏
成人幽默爆笑笑话-张大帅
张大帅的口头语是「拉出去弊了」,所以他的勤务兵经常被枪弊掉,而不断地换人,这回是一个刚入伍不久的新兵,被派到大帅身旁当勤务兵。有一天,张大帅突然想练毛笔字,於是吩咐勤务兵去拿笔墨来,谁知这个勤务兵是南方人,把东北口音的「笔墨」听成是「 毛」,於是战战兢兢地到最为和善的五姨太那儿去,说明大帅的意思。五姨太虽觉得这个要求太奇怪了,却不敢违抗大帅的命令,於是进房里去拔了几根私处的毛给了勤务兵。那个勤务兵小心翼翼的捧着那几根毛,走到了天井,却一个不小慎,被突来的一阵大风给吹掉了,他找了一下却根本找不到踪影,想起张大帅杀人不眨眼,不禁打了个寒颤,无可奈何之下,只好忍痛拔下自己几根毛当代表,希望能把大帅蒙骗过去。谁知张大帅见他呈上的几根毛,弄得一头雾水,骂道:「他奶奶的!俺叫你去拿笔墨,你拿来这儿根鸟毛做啥?」勤务兵一听,吓得魂飞魄散,心想大帅果然是大帅,连这几根毛都认得出不是五姨太的,而是自己身上拔下的,敢忙跪下道:「大帅英明,这正是小的鸟毛,小的该死,不该骗大帅……」
显示/隐藏
成人幽默爆笑笑话-张大帅
张大帅的口头语是「拉出去弊了」,所以他的勤务兵经常被枪弊掉,而不断地换人,这回是一个刚入伍不久的新兵,被派到大帅身旁当勤务兵。有一天,张大帅突然想练毛笔字,於是吩咐勤务兵去拿笔墨来,谁知这个勤务兵是南方人,把东北口音的「笔墨」听成是「 毛」,於是战战兢兢地到最为和善的五姨太那儿去,说明大帅的意思。五姨太虽觉得这个要求太奇怪了,却不敢违抗大帅的命令,於是进房里去拔了几根私处的毛给了勤务兵。那个勤务兵小心翼翼的捧着那几根毛,走到了天井,却一个不小慎,被突来的一阵大风给吹掉了,他找了一下却根本找不到踪影,想起张大帅杀人不眨眼,不禁打了个寒颤,无可奈何之下,只好忍痛拔下自己几根毛当代表,希望能把大帅蒙骗过去。谁知张大帅见他呈上的几根毛,弄得一头雾水,骂道:「他奶奶的!俺叫你去拿笔墨,你拿来这儿根鸟毛做啥?」勤务兵一听,吓得魂飞魄散,心想大帅果然是大帅,连这几根毛都认得出不是五姨太的,而是自己身上拔下的,敢忙跪下道:「大帅英明,这正是小的鸟毛,小的该死,不该骗大帅……」
显示/隐藏
成人幽默爆笑笑话-偶放一屁
两个人在汽车上一起寒暄。忽然,有人偶放一屁。寒暄的人握着另一个人的手说:“听口音不是本地人。”
显示/隐藏
成人幽默爆笑笑话-张大帅
张大帅的口头语是「拉出去弊了」,所以他的勤务兵经常被枪弊掉,而不断地换人,这回是一个刚入伍不久的新兵,被派到大帅身旁当勤务兵。有一天,张大帅突然想练毛笔字,於是吩咐勤务兵去拿笔墨来,谁知这个勤务兵是南方人,把东北口音的「笔墨」听成是「 毛」,於是战战兢兢地到最为和善的五姨太那儿去,说明大帅的意思。五姨太虽觉得这个要求太奇怪了,却不敢违抗大帅的命令,於是进房里去拔了几根私处的毛给了勤务兵。那个勤务兵小心翼翼的捧着那几根毛,走到了天井,却一个不小慎,被突来的一阵大风给吹掉了,他找了一下却根本找不到踪影,想起张大帅杀人不眨眼,不禁打了个寒颤,无可奈何之下,只好忍痛拔下自己几根毛当代表,希望能把大帅蒙骗过去。谁知张大帅见他呈上的几根毛,弄得一头雾水,骂道:「他奶奶的!俺叫你去拿笔墨,你拿来这儿根鸟毛做啥?」勤务兵一听,吓得魂飞魄散,心想大帅果然是大帅,连这几根毛都认得出不是五姨太的,而是自己身上拔下的,敢忙跪下道:「大帅英明,这正是小的鸟毛,小的该死,不该骗大帅……」
显示/隐藏
成人幽默爆笑笑话-考试作弊
有一次,社会主义经济学(简称∶社经)考试时作弊严重,黄教授义正辞严地训斥了大家,“……这次‘社经’考试,‘操’(南方口音‘抄’,下同)的现象很严重,有的男的‘操’男的,有的女的‘操’女的,还有男女互相‘操’;有的从前面‘ 操’,有的从后面‘操’;有的在暗处偷偷‘操’,有的竟明目张胆公开‘操’,个别人几乎把全班人都‘操’遍了。只有一个同学没有‘操’,他的名字叫‘杨委’ ……”
显示/隐藏
成人幽默爆笑笑话-考试作弊
  有一次,社会主义经济学(简称∶社经)考试时作弊严重,黄教授义正辞严地训斥了大家,“……这次‘社经’考试,‘操’(南方口音‘抄’,下同)的现象很严重,有的男的‘操’男的,有的女的‘操’女的,还有男女互相‘操’;有的从前面‘操’,有的从后面‘操’;有的在暗处偷偷‘操’,有的竟明目张胆公开‘操’,个别人几乎把全班人都‘操’遍了。只有一个同学没有‘操’,他的名字叫‘杨委’……”  
显示/隐藏
原创幽默爆笑笑话-姓名
作者:不准笑   一上海人给北京某公司小姐打电话:请问小姐贵姓?  我姓屠  由于口音问题,上海人听不清,又问:什么?  就是尸者的屠  我还是听不清  屠夫的屠,杀猪的屠,屠杀的屠  嗷,明白了  那先生贵姓?小姐问。  不好意思,我姓阎,阎王爷的阎
显示/隐藏